我有一剪阳光,一本书,你愿不愿意陪我走。

公布结果

月下一道:

(每组以内,排名按投稿时间倒序,不分先后)


 


A:空缺


 


B:    @糙糙糙是我们的讯号🙆 


 


       @佩特先生_ 


 


       @✐Wave girl 


 


       @Ronan 


 


        @echo盐酥 


 


C:  @白月光并不傻甜


 


        @住在歌乐山的病阿姨 


 


        @未曾往有 


 


        @azureKarRoy 


 


        @狐步湖 


 


        @山水相持 


 


        @眨眨眼!夏夏諾! 


 


        @戚柒凄萋七街酒 


 


        @还有哪个昵称没用过TAT 


 


        @柠檬树下少年蓝 


 


        @浇花委员roy 


 


        @饺子多加醋karroy 


 
 


如有遗漏,请告知。


 


以上朋友们请私信给我地址+收件姓名(不必真实姓名)。c类需邮编。


 


B类寄快递,因此请附电话。也请选择想要的书,也可换成别的书或零食。私信一并告知我。


 


 11号以前未联络我的视为放弃。


 


【关于A空缺】前说过,我会根据投稿情况增减数额。A成0,B成5。我本也可找出A,因为我不想被疑诚意。但作为一个有幸的欣赏者,我选择从心。我心目中本有那么几位朋友,是我料想过可赠与A,但她们告诉我,时间紧,人忙。赖我好了。无碍,回见。


------


 


下面,向大家分享投稿^^ 


 @糙糙糙是我们的讯号🙆 


 




>>>




 @佩特先生_ 


 
 


没时间写文但还是很想参与分享活动T^T想了想决定把今年给凯源的情书整理发给你 从今晚算起到一月三号 每晚一封




To Roy:
源星球的领主是用薄荷音唱诗的精灵,小王子的滑翔机迎风降落在开满金色玫瑰的沙漠里。我是沉默的仙人掌,予他北城以北的琴音,予他南山之南的甘霖,予他疏离亲密的旧信,予他门掩秋风的悲喜,予他带刺铠甲下奔腾的热血和温柔激荡的满腔爱意。
2015.12.30


 
 


To KarRoy:
我的影子投映在日晷上
你的灵魂倒影在我的瞳孔里
嘘 别说话——
歌者把嗓音交付给吉他钢琴
彼此成为对方的树林
2016.1.1


 
 


To Karry:
借你四方慧眼得以瞻前顾后,愿你稳步走完无尽征程,战高峰,踏荆原
赠你正直底气潇洒永如少年,愿你锤炼赤子之心,昂首挺胸,目视前方
引你素淡事故之意,眉眼如画神采飞扬,莽撞中温柔,妥协中刚强
不能替你承成长之挫,然心有余火,临行前烧一壶水,为你泡茶。
2015.12.30


 
 
 


>>>>


 


     @✐Wave girl 


 
 
 


《枪响》




*人格分裂


 


【R】
karry杀人了
我忘不了那天晚上,他猛地闯进家中。我第一次,十几年来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那样惊慌失措的表情。
他手上还沾着未干的血,白衬衫上血迹斑斑。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受伤了,想上前去扶他,谁知他像受了惊一般往后倒退了几步。五门僵在那儿,许久,他才颤抖着开口:
“马思远...我...杀人了”
我瞪大了双眼,原以为是听错了,可看他异常苍白的脸,和需要用手才能勉强支撑住的身子。我咽了咽口水
说不定是在恶作剧呢。我试图说服自己,随口安慰了他两句。他磕磕绊绊地回房了,短短的几步路,硬是被他摔了几个趔趄。
一开始几天我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渐渐发现,karry越来越沉默,开始抗拒与人接触、交谈,眼神空洞得让人害怕,仿佛失去了灵魂。
在我决定带他出去走走时,他...消失了
那种焦急是我无法形容的,电话一遍一遍地拨打,我多么害怕身上有案底的他被警察逮捕。
额头挂满了汗,手心分泌出的汗水让我连手机都快拿不住,就在我快急出眼泪时,闪烁的电视播放出一条新闻:
“重庆一男子位于所居住的小区内被杀害,警方暂未发现任何线索”
我一下子变明白发生了什么。而几乎同时,电话通了:
“karry...你是不是又杀人了”我脱口而出
对方没有回答,一阵杂音后挂断了电话。
我未曾想过,电视剧、电影里狗血、烂俗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断跳动的眼皮仿佛在告诉我,有大事,即将发生....
【K】
我一回家就发现王源不正常了,他像往常一样没开着电视看着托马斯的小火车,而是盯着电视发呆,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空洞得让人畏惧。我唤了他好几声都未听见。
半夜,我被他折腾醒的,他不安得翻着身,好看的眉毛紧皱着,最终不停地喃喃着:“karry...马思远...”
karry?马思远?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如潮水般翻滚而来的睡意,让我最终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天的忙碌让我没有闲暇再去多想,今日下午一名男子死于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内。我看着资料上熟悉无比的小区名,皱了皱眉,是该让源儿小心点了。
我是名破案组的警察,每日都有一堆烧脑的事缠着,每次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桌上调成静音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上面“王源”两个字在屏幕上一清二楚。望了望台上还在唾沫横飞的领导,我犹豫了许久,挂断了。可对方好像不服气的样子,一遍一遍地打来。好不容易散会,我接起电话,没想到对方开口便说:“karry...你是不是又杀人了”
我愣住了。karry?又?杀人?这些词汇和昨晚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连接起来。我思索了一会儿,最终什么也没说挂断了电话。
等我回到家已经是凌晨,看到鞋柜前整整齐齐摆着的拖鞋,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不正常。
王源过了12点便会睡着,怎么可能大半夜出门。联想到早上的电话与昨晚的名字,王俊凯犹豫了片刻,走进了王源的房间。
王源一般都与自己睡,这个房间算是他的储物间。我翻了许久,发现了被藏在深处的一件血迹斑斑衬衫和一把血迹已干的匕首。
我坐在地上沉思,他昨天仿佛只有三点到四点出门过,三点到四点...有个答案在我脑海中渐渐浮现,但最终一闪而过。我头疼地敲了敲脑袋。
对了,今天那个案子的受害人不就是在那个时间段死亡的吗!
难道...不,不可能...
我揪紧了手中的衬衫


 
 


【R】
karry消失的那一星期里,几乎每天都有一人死亡,并且都被判断为他杀,手法一个比一个残忍。心中不安的预感与恐慌越来越明显。
karry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K】
那一夜的发现让我有太多疑问想问问他,可他仿佛想要避开我似的,每次回家可以明显地发现有人来过,而房中空无一人。
偶然的一次,我在他房中发现了一本本子。“死亡笔记”四个血红的字印在黑色的封面上,字上垂下的一行行红的血丝,让四个字显得格外狰狞。
还记得那是很早以前,王源迷上了《盗梦空间》等一些复杂的文字、电影,在商场看到这本子,软磨硬泡,最终买了下来。
翻开笔记,王源漂亮的字展现在字面上,熟悉的名字上画着一个骷髅头,旁边写着一些数字。


 琢磨许久,才幡然领悟,这名字不正是前几天那头疼不已的他杀案的被害人吗,如果数字没猜错的话,是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坐标。


一页一页翻过,一个个熟悉不已的名字纷纷出现,翻到某一页,我顿住了。


因为当时写的力气太重,字痕深深陷入纸面,或许因为写的时候充满了恨意,原本好看的字变得狰狞。


“王俊凯”上面写着


我轻抚着上面的字,内心是说不出的感觉。


 
 


【R】


 


我走在空无一人的郊外,karry不知为何把我约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我脑中浮想联翩,加速着的心跳宣誓着我的紧张。


“沙沙”风吹过树叶,在这儿显得格外空灵,秋天的凉风吹不走我一身冷汗。


我停下了脚步,望了望四周,看了看手中被揉捏得不成样子的纸条。,停了下来。


应该是这儿了吧。


我不停地搓手、跺脚,各种小动作出卖了我内心的不安。


突然脖子一紧,呼吸被截断,身后一股熟悉不已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不断挣扎,用尽全身力气想掰开脖子上那罪恶的手。我大口的呼吸着,希望在获得最后一点空气,我仿佛那砧板上待死的鱼,做着无用的挣扎,渴望那一线的生机。


我仿佛被逼到墙壁上,满头的汗与背后冰冷的触感形成巨大的差距。他改用一只手控制着我,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抵上我的太阳穴。


是枪。


我绝望的看着他,窒息后的眩晕让我看不清月光下的他的神情。他会于心不忍吗...我几乎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他。


黑暗包围了脆弱的我,蓄力着准备击溃垂死挣扎的我


 


【上帝】


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黑夜的笼罩下那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单薄的身躯最后还是被打败,被困在小小的墙角. 


我却看不到胜者的快乐,他仿佛更加悲痛,紧锁着眉,眼眸里的情绪无人能懂。


“马思远..”


“马思远..”那空灵的声音是在唤谁?


“马思远..


"王源...”


 马思远..”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把我杀了吧”


“我要杀了你”


 


两种意识被混合在了一起,我可以感受到他那剧烈的痛苦。厮打,分离,再混合,最终化为一声枪响。


 


枪落人倒,勾唇浅笑,不知谁才忆起往事。




泪涌如泉,撕心裂肺,清醒不如紊乱到底


 


>>>>




@Ronan 




门类众多的资源共享


 


>>>>>


 


 @echo盐酥 


2015年终总结


 



 


>>>


 


  @白月光并不傻甜 


 


《致霍将军》


 


Huo Qubing, born in Linfen, Shanxi, was a famous general of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under Emperor Wu. Being the illegitimate son of Wei Shaoer, he was the nephew of Wei Qing and Empress Wei Zifu. Although raised in reasonable prosperity during the early glory days of the Wei family, he exhibited outstanding military talent as a teenager. 




Deployed as a commander in Wei Qing's expeditions, Huo Qubing led his own troops deep into enemy territory and inflicted great defeats on the Xiongnu with rapid running assaults, on one occasion claiming victory by capturing the Xiongnu artifact Golden Statue. As a result, he gained great favour with the Emperor.——The champion Hou.


 


He played four famous battle.When he was 20 years old, he and Wei Qing were sent with separate armies to attack the Xiongnu on the largest-scale Han offensive to date. Huo Qubing, leading the elite divisions of the Han army, engaged the Xiongnu's Princes Zuoxian and routed his troops, inflicting the lethal blow of a devastating 70,443 casualties on the Xiongnu clan. He was greatly rewarded for his efforts, and his fief reached in excess of 10,000 household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tale is that when Emperor Wu awarded Huo a jar of precious wine for his achievement, he poured it into a creek so all his troopers drinking the water could share a taste of it. This tale gave rise to the name of the city Jiuquan. Defeated at Mount LangJuXu is the highest ideal of ancient generals. But for HuoQubing is easy to achieve.


He died when he was young, ohly 24 years old.


 


Twenty-four years old is less than the age Confucius said thirty years of age. Confucius means life here is just the rehearse, even the overture is not. But he died.


 


At the age of twenty-four years old, Baili Xi was raising cattle, Jiang Ziya even had not thought of the fishing idea yet, Aixinjueluo Hong Li just sat on the throne. But he died.


 


He died, his dream was achieved most incisiveily in the six years after eighteen years old.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Hexi corridor,he cracked his whip and pointed at the northern Xiongnu.


 


He just did play chess, array,fight. Being given the purity which the only Han Dynasty had, he had became the most pure person.


  


If there is a future life, I would like to make a sword in your hand. As you can protect our homes and defend our country; as you can cut out the flute piano, listen to the wind and look at the moon also.


 
 >>>


 @住在歌乐山的病阿姨


 


《温渡1》


我愿温柔渡你离开。温度和温渡的区别在于少了水,少了源。


——王源


也许是我对手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感情吧,我喜欢通过观察一个人的手来判断我对他的第一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和他在一起之后经常握着他的手。他的双手修长有力,指节分明,我喜欢感受着双手带给我的温度,而源也乐得其所的将自己的温度褪给我,让我感受这份属于他的温度,从这份弥足珍贵中感受这个为我而跳动的心。


——王俊凯


九月的山城依旧是艳阳高照,躲在树荫下都感受不到丝毫森森的寒意,平时悦耳的蝉鸣意外的聒噪,扑面而来的热风带着一种属于植物的辛辣气息,让人窒息,平日里清亮的溪水也有些温烫,也不是很凉薄也不是很炽热,更像是一种温和的包容,溪水上面还渡着一只不知是哪家熊孩子放下的小纸船。王源用手荡了几下溪水企图把小船送得更远,之后便没了声响,就静静的蹲坐在一旁望着自己制造出来的水纹发呆,末了还免不了嘟着嘴一阵抱怨:“这天怎么又更热了呀。”在热的滚烫的马路上眯着桃花眼安静站着的王俊凯也已经看王源好一会了,但就是不愿意开口支个声。其实王源早就感受到黏在他后背的一阵还算炽热的目光了,就算算不上太热,在这么热的天里终归还是能在他背后穿出个洞来。好一段时间,他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却又因为腿麻有一屁股坐了回去,面上立刻就显了尴尬。王俊凯看着王源的一副囧态,终于也忍不住在轻笑了一声后开口:“王源,你还去不去报道的啊,为了你,我下午的课都逃了。”王源十分自然的就伸出手来等着王俊凯过来拉他一把,嘴上还梗着呛他:“你不是成绩很好的吗?”王俊凯就是王源人生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每一次他考试后总会有长辈来问他成绩然后乘机拿他跟王俊凯比较好来损损他们家的锐气,好在王源父母和王俊凯父母是高中同学,感情比较好,两对婚后也是邻居,哪会计较这些东西啊,但是小时候的王源也有男孩子的脾气,难免有些心高气傲,爱跟王俊凯赌气,每次逮着机会就喜欢呛王俊凯,但最后还是软这声音跟他凯哥求饶。王俊凯本来眯着的桃花眼这下就更细挑了,一般这种情况后王源就会朝她撒娇,对他软着嗓音凯哥凯哥的叫,但这次王源好像不吃这一套,硬是梗着脖子不肯低,跟他闹着僵。王俊凯也不喜欢强人所难,自己虽然平时喜欢逗逗王源,但是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气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甚至可以说是双生,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心情如何,这次也一样,他知道王源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他不喜欢自己去做的事,所以才会跟他闹气儿。但这次王俊凯无论如何把自己脑海里所以的可能有翻找了个遍,猜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出这次王源有时遇到了什么事,现在王源又要马上去大学里报道,他还没有那么个闲工夫去再想个这么十七八分钟,所以立刻大跨步下去接过王源的手,顺势把他捞了上来。但王源的腿还是麻着,就顺着王俊凯的力道倒进了他的怀里,脸也不红,气也不喘,就这么厚着脸皮倒在这个在高中就有很多女生晚上做梦也想,白天也会幻想的男神怀里。王俊凯见他还是一声不吭,是出了杀手锏,柔着声音说:“听话源源,你去报道后我请你冷饮。”王源一听到零食眼睛瞬间就亮了,但是还是顾及着自己帅气的面子,高冷的答:“那哥要哈根达斯,你有什么意见吗?”王俊凯轻笑着摇摇头,眼里满是掩不住的温柔,像一汪春水,荡漾着桃花和杏花的芳香。去学校的路上,王俊凯还给王源普及学校里的几个风云人物,平时王俊凯哪会注意这些小八卦啊,这不是怕以王源这个爱闹的性子有时候什么事都爱插一脚,这么一来万一有时候惹到不该惹的人怎么办。虽然王俊凯也算的上是学校里的啥风云人物,但是和同样地位等级的人一般不是相见恨晚的知己朋友就是相看俩厌的仇敌,所以学校里还是有几个不满王俊凯的。“哟哟王俊凯你也会听这些八卦啊?”王源笑着调侃王俊凯。王俊凯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本来有些俊美成熟的面庞立刻就多了几分稚嫩不自觉的重庆话也就奔了出来:“撒子哟。”王源听完后立刻一种共鸣来了,嘿嘿的朝他笑。“别笑了王源儿,我还么讲完呢。那个名字长点的是我哥们,但是有一个姓刑的你千万不要惹。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最后一句话王俊凯有些认真了。但是王源是谁啊,虽然心里是知道要听王俊凯的话的,但是还是免不了嘴上损他一顿:“凯哥你也会有结下仇人的时候啊。”王俊凯刚想张开嘴反驳一下王源,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接了:“喂,萧丹姐?”“王俊凯你在干什么啊,你说你下午有课老子准了让你去,但是让你课后就立马过来,但是你现在又没上课,课后半小时了也还没过来是在耍着我玩是吗?”王源在一旁有些惊讶,但是转眼间就变成了幸灾乐祸,他偷偷戳戳王俊凯的痒痒肉,把他逗得不能说话。“萧萧萧丹姐啊,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哈哈哈哈哈马上就哈哈哈哈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王俊凯说你逗我你还真来劲了是吧——一二三!立马给我提溜点滚过来!”看到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黑着脸的王俊凯,先前一直憋笑的王源终于忍不住躺在车后座哈哈大笑起来,惹得前面的司机大叔频频回头侧目。“王源儿。”王俊凯无奈的看着这个在后座翻滚的奶团子,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本来想拍打他的手落下来也成了温柔宠溺的摸头。王源停止了笑声,霸气高冷的甩掉了王俊凯抚上他的软毛的手,傲娇起来:“不准摸头长不高的。”王俊凯心头一计也开始暗戳戳王源的痒痒肉,还回应:“你都多大了源源叔叔还想着长高。”“唉唉唉唉,王俊凯你先停嘛我有事要跟你说。”“撒子哟?”王俊凯笑出一脸猫纹,虎牙不时得跟王源见个面。“我们在学校还是装作不认识吧。”王源一见王俊凯有些黑下来的脸就立刻再解释,“不是,是这样的,你的小粉丝们吧,太多,老是把情书交给我,我不想收啦。”——还有之前看到你的手机里躺着的那一条信息,名称似是爱称,内容短小却又甜蜜。我不敢再多看一秒多想一步。正好出租车也到了校门口,王俊凯黑着脸就摔门走下了车,连车钱都忘了付,王源出门也很少带钱只带王俊凯,正好这次也是他多数没带钱中的小小一次,他就这样待在出租车前尴尬的望着司机大叔。“我看你跟那个小伙子关系挺好的呀,兄弟吧,刚才吵架了吧,那你现在要怎么给我钱啊?”司机大叔脸皮也有些薄,饶了几个弯才转到王源怎么给钱这个问题上。“嘿嘿,”王源露出一副抱歉的模样,但也没示软,心里狠狠的骂着王俊凯没良心,“大叔要不我给你留个电话吧,下次我带钱了给你,你看行吗?”“小伙子我看你也是外地的吧,大叔我也不是故意刁难你,你万一忘记了什么的跑了怎么办,我找要?虽然这车钱不多,但是大叔我是靠这个混口饭吃的啊。”大叔有些无奈的拒绝了王源。王源作出一副嗔怒的样子:“大叔,不瞒你说,我是这个学校的,我们这个学校信誉这么好怎么会有骗人的学生嘛。”“你不知道啊,之前不是有个女大学生失踪结果被杀了吗,就是一个学校的男同学干的,那个大学信誉也很好啊,结果还不是有杀人犯吗?”大叔咬着牙不肯放,王源也不好意思说他些什么,毕竟没给钱的是他,这下有些慌了神。“同学,需要我帮忙的吗?”一个婉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王源立刻挽着人家,也不看是男是女长得好不好,就高兴的点点头:“要得要得。”女孩子好像是被吓到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把钱递给司机大叔。目送司机大叔走后,王源才想起那个女孩,看了一眼她,女孩子一下子就羞了脸,低下头不敢看。王源笑了下,松开挽着她的手,戏谑的问:“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子惊讶的瞄了王源一眼又低下头,小声地说:“我叫沈慕繁。”王源一看就知道沈慕繁一定以为他是借着出租车的事来跟她搭讪,也不揭穿,心里想起了没人性的王俊凯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啊——那我可以跟你留个电话吗?”沈慕繁惊异的抬头望着王源。王源还没等她开口报号码就假意解释了下:“你别误会,我是在想怎么联系到你好还给你车钱。”这么一说沈慕繁的脸更红了,立刻就报了号码,然后小步的跑向一群姐妹那,那群小姐妹们还一个个的大胆的审视王源。看着那么一群女孩子的注视王源还是免不了有些厌恶,虽然高中的时候他就会被各种女生告白围堵,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有王俊凯在前面挡着。哦,王俊凯。这个混蛋。不理他了哼。王源一边心里这么想着一边准备去小卖部看看有没有烤肠准备买来压压惊。吓死本宝宝了。“王俊凯!”王俊凯一回到学校就看到了怒气冲冲走过来的萧丹女王,立刻举起小白旗,但是还是冷着张脸。“王俊凯你说说你你说说你你说说你,”萧丹连说了三遍才得以稍微的平复内心的愤怒,“平时你就一副忙的要死的模样各种找借口不来学生会帮忙,现在开学了要迎接新生,各种准备迎新会和宿舍棉被洗漱用具的学生根本都不够,你还想着要逃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易烊千玺过来念!”萧丹霸气的一挥手,招来了一旁悠悠看热闹的易烊千玺,让他念出之前王俊凯在萧丹面前签下的保证书。王俊凯黑着脸装作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立刻站住不动,开始劝萧丹:“萧丹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王俊凯的尿性。”说完还幸灾乐祸的看一眼王俊凯,立刻收回了眼神。呵,想乘着给他解释的时候好好损他几句吼,看他怎么收拾他!“萧丹姐,我是谈了女朋友啊,她缠着我不让我过来,你说我得陪着她是不,倒是千玺啊他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王俊凯笑的春风满面,打蛇打七寸,一打一个准,正中萧丹下怀。别看萧丹表面霸气得很,这个女孩子内心还是挺柔软的,之前处过一个对象,跑了,现在倒是对谈恋爱没啥兴趣却转行想着做媒婆,到处给人介绍对象,对学生会里的这两朵单身大鲜花痛心疾首,整天倒腾着要怎么把他俩嫁出去哦不是娶进来哦好像也不对是……哎呀反正就是交到女朋友就成。开始的时候王俊凯还能忍忍,后来萧丹就更加猖狂了,直接把人女孩弄进他的宿舍,把他吓了一大跳,只好骗萧丹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再加上王俊凯之前谈电话时的种种迹象,萧丹不得不放弃王俊凯这条大鱼,转向易烊千玺。“哦对千玺啊,你听我说,之前你看过那个沈慕繁了吗,对,新生,昨天来报道的,小女孩挺好的吧,你要不考虑下处一段时间?”萧丹立刻被王俊凯带跑了话题,等想到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询问了人,去迎接新生了,便也作罢朝着易烊千玺摇摇头离开了。易烊千玺凝了眉心望向萧丹的背影,似乎若有所思。“喂,学长你什么专业的啊,你大几了啊多少岁啊?”一路上有一个非常夸张的女生一直唧唧歪歪的纠缠着王俊凯,直接忽视掉王俊凯已经黑到不行的脸,还是不亦乐乎的查着户口本。“诶,这位同学,我已经有女朋友了。”王俊凯实在忍不住打断了那个女生的话。“哎呀不怕,只是有女朋友嘛,又不是有老婆,再说有老婆都能离婚,有女朋友什么的真的我不介意的啦。”女生倒是热情的很,不过在王俊凯看来就是没节操无下限。随行的几个新生已经被这个厚脸皮的女生完全惊呆了,也察觉到了王俊凯全身冒出来的冷意,都心照不宣的沉默着。“哎学长你叫什么啊我是顾绯苒啊学长你真的超级帅的我们下次一定要再见啊!”终于到达了宿舍,王俊凯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给一众新生们留下了一个潇洒高冷的形象。手机里的微信群已经完全疯了,说是有人看到了易烊千玺在勾搭一个学弟,而且这个学弟完全就是一个天使啊。王俊凯本来就是无聊,随便翻了翻,一眼就看到了照片里面笑容灿烂的王源,唇红齿白,杏眼如星,他死也不可能认错人的,他二话不说拨开通讯录:“易烊千玺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立马给我滚过来一——二——三——”“卧槽王俊凯你发什么神经呢,我又不知道你在哪我怎么在三秒钟内过去啊?”那边笑得像只狐狸的易烊千玺在听到王俊凯发神经的声音觉得特别的莫名其妙。“你现在在哪?”王俊凯的语气还是满嘴喷火。“唔大概在2号教学楼前面。”易烊千玺一面细细思考着有什么事能让王俊凯这尊大佛这么生气一面敷衍着王俊凯。“几楼?”“卧槽你在楼下?”易烊千玺脸上大写的两个惊讶。“对,刚送完新生。你现在要么告诉我楼层然后我上去你下来,要么你别下来我上去然后把你从窗户口扔出去。”“诶诶王俊凯真的听哥一句劝——有病得治。”“你才有病。”“我在四楼啦。”“好了你可以滚下来了。”王俊凯立刻把手机挂了,冲向楼梯。“什么人嘛这是。”易烊千玺嘴里嘀咕着,向一脸奇怪的王源道了个歉,解释了一下等会会有新的学长来带他参观。王源蹙眉,感觉刚才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像是王俊凯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很性感。易烊千玺啪嗒啪嗒的就下了楼,留下王源一个人在楼上左逛逛右逛逛,恰逢心理学的下课,一大窝的学生从门口涌出,对王源这个新生有些不可置否,走过路过的都得瞧一下王源,搞得他像只被人参观的兔子一样,红了耳朵。“嘿!”突然有人拍了下王源的肩膀,他转过身看见来人,是沈慕繁。“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沈慕繁不知怎的,胆子比在校外大了些。“我是王源。”王源点点头。王俊凯已经从楼下冲上来了,还喘着粗气,这么热的天也使王俊凯的流海凝了些汗,却散发着淡淡如海洋般广阔神秘的潮气,引得周围的学生频频侧目,不少人都认出了他。废话。整个T大可以说是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长得好,成绩好,要说不认识的那都是唬人的。那些还没认出来的估计也是在琢磨着经济管理学院的高材生王俊凯怎么会到法学院来。也许是一种特有的心有灵犀吧,王俊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王源,但是他正在跟一个女生讲话,还笑得一脸甜。得,难道让他在校园里装作不认识就是为了不坏他好事啊。王俊凯摸了摸自己嘴角,努力提起一个笑容,缓步移向王源,看起来咬牙切齿的:“王源同学,我是接下来要带你参观的学长。”王源:“……”“你认识他吗王源?”沈慕繁惊讶的望着这个在同学们眼里的男神王俊凯,戳了戳王源,但是王源下意识的一躲躲过了沈慕繁亲密的举措。这个细微的动作自然被王俊凯捕捉到了,在他看来这只是王源心虚的表现,接二连三的愤怒一时间让王俊凯冲昏了头脑,来不及细细的想王源的理由和某些他并没有注意到但又十分重要的细节。王源:“……”怎么不认识,不仅认识还特别熟,熟的都能把牛排煎焦了。王俊凯瞄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王源,莞尔:“不认识,怎么能认识呢对吧同学?”趁沈慕繁不注意,王源抬起脚就从后面给王俊凯来了一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声地说:“你幼不幼稚?!”王俊凯把头扬了扬,假装看不见。沈慕繁看两人奇怪的动作,自然懂了些,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怀揣的复杂的心情离开了。“王俊凯!”沈慕繁一走王源就立刻吼,“你到底几岁了?”“同学,我们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吧,你能直呼学长的名字吗,看起来有点不礼貌哦。”王俊凯眯着桃花眼,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步步紧逼,王源步步后退,直到无路可退,无路可逃,想了想,至少粉身碎骨。“王俊凯,你又犯病?”听起来像是娇嗔,但是以他和王俊凯的关系和熟知程度,他相信王俊凯不可能不会懂他的意思。只要王源一生气,就会这样骂王俊凯。只不过这一次王源并不是因为王俊凯的生气而生气,是因为他的无理取闹。果不其然,王俊凯立刻移开身子,只是深邃的桃花眼依旧定定的望着王源:“你让我装作不认识你就是因为她?”王源想移开眼睛,却被王俊凯硬生生的掰了回来。这双眼,真是……他妈盯谁谁怀孕啊!难道所有的桃花眼都是这样吗,也许现在的王源还不明白,但是,以后的漫漫人生长途中他见过了不少拥有桃花眼的男人,但是没有一个能在望向他的时候会有这么深情万般温柔缱绻的眼神,再后来,王源终于明白了,并不是王俊凯的眼睛眼形有多么的温柔宠溺,而是在于,他的眼里是一个叫王源的人,大概也只有王源才会让他在望向他的眼神里蕴含了那么多的弥足珍贵却又触而不得。他那一刹那明白了好多,只是那个曾经赠予他千般温柔万般深情的那个某某又去了哪里?“喂大哥,我刚认识人好吗?”王源的声音软了下来。“嗯。”王俊凯发出一个低沉性感的鼻音。“什么?”王源觉得疑惑。“我说,”刚开始王俊凯的声音有些急切,但是又停顿了一下,引得王源抬头望向他,他又不得不放低了声音靠近了王源,使王源呆在了他的臂膀里,温热的呼吸慢慢抚上王源的耳朵,话语似乎也温柔了起来,“我信你。”王源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王俊凯,耳根子早已泛上了可疑的红色,尽量放硬了态度:“喂喂喂,我们现在还是不认识的呢,就算认识你也不要这样啊,这么多人。”“哼。”王俊凯发出了一个鼻音,极不情愿的离开了王源的身子,掐着嗓子装模作样的说,“王源同学,我现在要带你去参观宿舍你去不去?”王源心里觉得好笑,也笑着点了点头。“王源我告诉你哦,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住一个宿舍啊?”在第八次被王源拒绝后,王俊凯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准备采取强取豪夺的方式。“你有病啊,”王源没好气地说,“我怎么可能跟你住啊。”“为什么不可能?”“我也要交朋友的啊。”王俊凯在心里想了想,自己也不可能一直缠着王源不放,更何况他也不想受自己太大的影响,自己这样应该会让他厌恶吧,但是想是这么想,还是特别的不情愿。“好吧,你凯哥暂时准了。”王俊凯其实也是嘴上这么说说,心里还不知但盘算着什么时候直接把自己倒腾进王源的宿舍呢。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源靠着刷脸,小生活过的可滋润了,而王俊凯则在学生会里忙死忙活准备迎新会,心里总想着王源,身体却总是被学生会的事务拌着,好几次合计了千玺想要翘走,却每次都被精明的萧丹姐当场抓住,当着全学生会的人训他,久而久之王俊凯高冷男神的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想要逃跑的次数也少了,但总是翘课,虽然不耽误成绩但是好几次被老师告知王俊凯翘班了的萧丹也有些火大了,火气冲冲的在一次王俊凯翘课后来宿舍找他。宿管大叔自然是认识萧丹的,毕竟学生会会长嘛,虽然来男生宿舍有点说不过去,但总归是有事的,变同意了她。萧丹女超人啪嗒啪嗒的就爬上了楼梯,一口气闯到了王俊凯的宿舍门前,开始砸门。但出来的人确是一脸茫然刚睡醒的易烊千玺,萧丹恶狠狠的磨着牙问:“王俊凯呢?”“他不是上午有课吗?”易烊千玺揉了揉眼睛。“他又翘课了。”萧丹黑着一张脸。“那就是在118宿舍咯。”啪嗒一下易烊千玺就把门关了,又回去睡回笼觉。萧丹在去118宿舍的时候一路都在思索王俊凯翘班去别人的宿舍干嘛啊,难道出门又忘了吃药吗。其实学生会的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王俊凯特别有个性的尿性,比如他打电话的时候会笑得一脸痴汉,还一脸的褶子,之前有新人看到王俊凯这幅表情当场被吓趴;王俊凯还挺中二,都二十几的人了,还喜欢看一些热血动漫,萧丹一直认为这些东西都是那些初中高中的小弟弟们喜欢的,但她没想到王俊凯不仅喜欢还挺痴迷;王俊凯做事还挺二逼,这件事情只要你一问易烊千玺,他绝对能给你倒苦水倒上三天三夜,他会说你别看王俊凯平时一副我是高冷男神我是霸道总裁的模样,他要是犯起病来,什么二逼样的问题都能问出来。当然,这一切王源都深有体会并且包容着。当然,在王源面前的王俊凯从来不会用什么刻意来修饰自己,因为他知道,王源眼里的他永远是最真实的,无论他怎么装,他几乎是能一眼就看出来。当然,他在王源面前也是以一个温柔宠溺的形象出现。只不过他的形象在王源面前早已灰飞烟灭了吧。所以当萧丹气势汹汹的砸开门之后看到王俊凯一脸宠溺的喂满脸纠结但又理所当然的王源时才会如此的惊讶。说真的吧,她总是自已多多少少是了解王俊凯的,可绕是如此,他还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王俊凯这副模样。深情难言亦难掩。“萧丹?”王俊凯手上的动作僵持在半空中,王源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看到一个女生后又迅速的低头。萧丹哆哆嗦嗦的指着王源半句话说不出。“王源?”王俊凯发觉了王源的丝丝不对劲,便询问。只不过他一问完就发现自己是问了个蠢问题,王源肯定是吃味儿了啊。“干嘛。”王源没好气地说。“我不是给你说了吗,萧丹是谁?”王俊凯伸回喂向王源的手,却被半路拦截,又重新塞回王源嘴里。“哼哼我知道了。”王源鼓着嘴傲娇的说。王俊凯温柔了眉眼。萧丹:我好亮(*゜ロ゜)ノ




>>>>


 


   @未曾往有 


 





>>


@azureKarRoy 


 




  


带着凯源去旅行🌈BURANO


这张在最后一学期里一直和护照放在一起陪我走过维也纳的大街小巷


陪我一起完成了一个人的毕业旅行


让万年羞涩的我在米兰世博会勇敢拜托工作人员播放了一次明天你好


冲着凯源的客串去了威尼斯电影节


 竟收获了比以往任何一次去都更美的威尼斯


 大概因为喜欢凯源总会有好运


 💙💚


 >>>>


 


 @狐步湖 


 




 


一个早上搞了个王俊凯头_(:з」∠)_


 


临摹 原图wuli正德2333


 


【姑娘自己只要明信片,不是我决定的】


 


>>>


 


@山水相持 


 
 


山水(凯源)
山 拔地而起 巍然挺立
水 涓涓涌动 波光闪烁

山 汇聚日月之精华 青苍且俊秀
水 汲取万物之灵长 纤细而灵动

山 顶天立地
却将孤傲的身影投印在水底
水 流动无息
却把缱绻的身躯依偎在山脚

山是水的坚持
水是山的温柔

山离不开水
水离不开山

山水相持
惬意快哉


 


>>>>


      @眨眨眼!夏夏諾! 


 


唱歌分享


 >>>>


 


        @戚柒凄萋七街酒


 


未歇
熏风①迟暮阴,
埙笙戏谑(xùe)②吟。
薰莸(yóu)不同器③,
曛曛(xūn)伊于底④。


 
 


采桑子 英雄愿鹿⑧
少年傲立时光轴,春秋蹉跎。癫狂难收,敬世惊堂一壶酒,
翻滚飘忽燃殆殁,癫狂难收。风流谁有,睥睨天下话英雄。


 


(抱歉暂缺注解)


 


>>>


 


        @还有哪个昵称没用过TAT 


 


唱歌分享




>>>


 


        @柠檬树下少年蓝 


 


       一篇凯源文


 


(由于姑娘给我链接,那我也给链接,但我有认真读哦)


>>>


 


 @浇花委员roy 


 


       给博主安利一部剧吧 悬疑推理题材的 看过好多遍真的超喜欢 《深瞳》值得看哦 
别低头 皇冠会掉 
别弯腰 屁股会翘
Ps 最后一句我编的 只为押韵 哈哈😄




>>>


 


 @饺子多加醋karroy 


 


唱歌分享


 


(姑娘是那个女声)




-------------------------


 


晚安。

评论(3)
热度(7)
  1. 笑诉浅祭凉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2. 最喜欢山明和水秀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 最喜欢山明和水秀 | Powered by LOFTER